在悬崖上“舞蹈”的捅山工们

  

发布日期:2018-11-19
【字体:打印

在悬崖上“舞蹈”的捅山工们

4月25日五点多钟,天还灰蒙蒙的。捅山工侯法宝已经起床,从山下的职工宿舍,四十多分钟的车程,赶到事情所在——月山工务段。

月山工务段是中国铁路郑州局团体有限公司的下属单元,管内的铁道大部门处于山区,铁路沿山而建,两旁的山体多为石灰岩结构,风吹日晒雨淋后风化严重,在汛期雨水冲刷下,极易从悬崖上掉到铁道线上,危及到火车宁静。在没有火车运行的时间,爬上悬崖把松动的石头提前扫除掉,这就是捅山工的使命。

根据铁路划定,7时到9时是“捅山”作业的天窗期,此时火车制止运行,专门用于铁路职工维护。

由于每次捅山时,都要在基础没有路的山上披荆斩棘找出一条路,爬到悬崖上,才气最先“捅山”作业。以是七点之前,捅山工们就要到达作业所在。

侯法宝说,捅山作业是个团体事情,每次作业,都要有20到30人的配合。有的是要到山顶上给下到悬崖的工友做掩护,有的是在悬崖下的铁路做防护,等悬崖上不干活了,再把石头清算出铁道线外。

“捅山”这个事情很是磨练人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。

一位摄影记者前来给捅山工们照相,他和工人们一样,在悬崖挂了两个小时,下来之后叹息说:“做这份事情,没有体力和勇气可做不来”。

侯法宝今年已经54岁,是“捅山”工中年事最大的一位。然而身体还很天真,腰间戴着“双保险”,悬挂两个小时作业,下到悬崖清算松动的石头。

履历四十多分钟的开路,侯法宝和工友们到达了山顶。他们准确定位需要捅山的位置后,用一把大锤划分把两根1.5米长的钢钎斜着打进山体内。两根钢钎,一根用来拴宁静绳,一根用来拴保险绳。这就是捅山工们的双保险。

“一旦一根绳子泛起问题,另有另一根做掩护,宁静绝对不会有问题。”作业班长胡军说。

侯法宝和另外三个工友根据分工,坐在山上各自拉住一根绳子,在悬崖上用大锤和小撬棍把松动的石头捅下悬崖,陪同而起的是叮叮当当的响声。

在悬崖上“舞蹈”的捅山工们

完工后接受笔者采访时,突然有一只马蜂飞到侯法宝的背部,笔者正准备撵走它时,侯法宝说,“不用管它,你越碰它,它越咬你。”侯法宝曾经在捅山事情时被马蜂咬过,其时手上立马泛起了一大片红血丝。

“这种情形并不多见,我们随身戴的有防护药,另有手套护着呢。”侯法宝已经熟知了这里的一切。

事情多年的侯法宝也见证了捅山作业条件不停改善的历程。前几年,月山工务段在山体上安装了牢固网。松动的石头会被卡在网内,捅山工们把网内的石块清算出来即可,这大大利便了捅山工们的作业。

不外,几年之后他就要退休了,回到老家新乡。然而捅山工们的事情还在继续,一批青年工人来正在接替他们的岗位。

90后张磊就是其中一位。从小就崇敬当过捅山工的爸爸,去年3月,他来到了这里,最先到场捅山作业。

现在,他已经爱上了这份事情。

张磊说,“事情虽然很累很危险,但把威胁火车宁静的石头清算了,但照旧很值。”

【纠错】责任编辑:杜建密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网站地图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 琼ICP备163939号-3

京公网安备 1101074308号